Type

短片



记得圣诞节在贴吧里结束了长篇 这就算是番外吧🤔🤔





“刘诺一。”


平静的声线没有带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却吓得男孩浑身一震,差点从布满爬山虎的围墙上摔下来:“胡皓康,你差点吓死我你知不知道?!”由于动作还不够熟练,男孩姿势尴尬地跨坐在上面,扭头愤愤道。

“高一五班,发现逃课学生一名,扣纪律分……”那声音依旧平淡,声音的主人正懒懒地倚在挨着围墙生长的一棵大榕树下,干净整洁的校服衬衫,配上里面的黑T看上去明朗帅气……当然如果没有手上那本极其形式主义的学生纪律记录簿,说不定会更帅。

“诶,别别别……”男孩还跟幼时没什么区别,一急促起来便吐词不清:“我…你…我马上下来,你,你可别记名字啊……我靠!怎么这么高……胡皓康你丫倒是来接我下啊!”或许是习惯了从小就被那人以保护的姿态陪伴在身边,所以哪怕是长大了,在每每面临困境时,哪怕有着独立解决的能力,也总是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向某人。

而那人,哪怕脸上写着多么大的不情愿,却也会一如既往地接受他的求助:“来,跳吧,我接着你。”
说罢,还将记录簿随意地扔在地上,冲着高空的少年张开了双臂。

刘诺一愣了愣,忽然想起了《霸王别姬》里也有类似的情景,段小楼站在妓院楼下对菊仙说,你跳吧,我接着你。不知为何,这个注重点本应在信任程度上的故事情节却让刘诺一莫名地胡思乱想起来,他望着少年张开的双臂,望着烈日下他额前晶莹的汗珠正顺着硬朗的脸部轮廓缓缓滑下,望着那双漆黑的好看的眼睛,忽然就红了脸。

就这么跳下去…会被他紧紧抱住的吧……

“你到底跳不跳?”胡皓康挑眉不悦道。这会儿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将男孩脸上可疑的绯红联想到其他什么地方,更何况此时也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快点下来!小心别摔着。”

“不是…我那什么……我还是自己下来吧……”刘诺一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方才还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转眼就怂了吧唧地准备开溜。他小心地挪动着屁股,努力伸手去够着不远处的树干,借此滑了下去。

胡皓康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爱作死的家伙简直就没变过,小时候见到蜥蜴小蛇都要去摸去抓,长大后叛逆起来连爬树翻墙也没什么危险意识。真是辜负了一张这样好看的混血脸庞。一边想着,一边拾起地上的记录簿,卷成卷,不轻不重地在刘诺一的脑袋上一敲:“说,为什么逃课?不说揍死你。”
“嘶…”刘诺一不满地揉着脑袋,明明身高差不了多少,在胡皓康面前却总觉得莫名其妙地矮了半个头:“下午课无聊嘛…生物政治挨一起诶,你说烦不烦?”
“所以就逃课?去干嘛,打游戏?”
不知为何,一向坦率直白的刘诺一竟莫名地有些忸怩起来:“……要你管啦。”
“我是你哥,我不管你谁管?”胡皓康不满地皱起眉,卷起的本子这次挥向了某人的屁股:“去上课!再让我逮着你逃课你就死定了。”
“知道啦知道啦。”刘诺一揉着屁屁,一脸不爽。无论他的状态温顺还是叛逆,在胡皓康面前总是格外(莫名)得听话,就连熟悉的同学都明白这点,每每在某人又开始没命的作死和捣蛋的时候,都会故意扯着嗓子吼一声“刘诺一你哥来啦!”云云。

就这样,在被学生会监察成员给逮回来的刘诺一,自然没有机会踏出“宫门”,只好乖乖回到教室里,趁着高度近视的政治老师不注意小心地从后门溜回了座位。
“怎么样怎么样?”同桌凑过脑袋,两眼晶亮。
“没成,被我哥给逮住了。”刘诺一恹恹地耷着脑袋:“真是蠢毙了……我这么帅的人只靠刷脸就能走出大门,怎么就去翻墙了?唉……”
同桌默默地翻着白眼自动忽略掉了后半句:“那怎么办,演唱会的事……”
“没事,不还有大竣嘛。票提前就买好啦,放心,肯定拿得到的。”
“哥们,太帅了。我携我女朋友谢谢你了,到时候请吃饭哈~”
“好说好说。”
“哈哈,你为这事儿这么尽心尽力的,说真的兄弟我忒感动了……”
尽心尽力?甭他妈天真了,刘诺一默默地撇着嘴。除了帮兄弟抢的票,自己还偷偷从积蓄里抽了两管血去买了两张呢,这事儿能不尽力么?

“靠!胡皓康,都怪你!”心里有一个小小的诺一正在爆发着小宇宙:“白痴!我真是疯了才会让你陪我过生日!演唱会?随便带个妞去都比和你在一起爽!”




“值周报告,今日学校各班级表现良好,无一人逃……啊啾!”